沫沫

【Au】【Destiel】关于一些小错

<2>
  迪恩在闹铃响起的前一秒把它按掉了。他揉揉眼睛,努力的从床上爬,起来顶着一副黑眼圈去找咖啡。他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但自从上次见到卡斯迪奥后,他整夜都想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他甚至觉得拥有那种眼睛的人适不适合做小偷的。如果自己是警察的话,那样的人对自己眨眨眼睛,也许就会心软放过他了。迪恩猛灌了一口咖啡,打消了这种荒诞的念头,他找同伴可不是用来让他失眠的。卡斯迪奥今天约了他,说想尽快试试手,迪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顺便一说,迪恩想着卡斯迪奥对食物的口味跟他一定很合得来,不然他怎么会约在快餐店见面呢。迪恩满脑子想着超大份的牛肉芝士汉堡和美式咖啡套上衣服急急忙忙地上路了。
  迪恩在快餐店门口见到了卡斯迪奥,这次他穿着米色的风衣,没有帽子遮住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日思夜想了好几天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迪恩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尴尬的挠了挠头,走上前去:“嘿,小卡,你要吃点什么?”话一出口迪恩就后悔了,他这种叫人昵称的习惯总是改不了。卡斯迪奥跟他才刚认识,迪恩默默祈祷着对方不要被自己这种亲昵的叫法吓到。
  意料之中的,卡斯迪奥愣了几秒,似乎在思考面前这个刚认识的人为什么会像老朋友一样叫自己。迪恩窘迫极了,好在卡斯迪奥很快就开了口:“你喜欢吃这个吧,请随意。我不是很饿,不过一个鸡肉卷倒是不错的选择。”迪恩点了点头,让卡斯迪奥先坐下,自己走去点餐。怕卡斯迪奥不够,他特地点了两份牛肉芝士汉堡,两杯咖啡和一个鸡肉卷。当汉堡和咖啡被一起推到卡斯迪奥面前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很有礼貌地道了谢。在迪恩的注视下,卡斯迪奥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迪恩权当他喜欢了,尽管对方稍微皱了皱眉,说了句:“不够苦。”迪恩开始专心享用自己的早餐。等到迪恩飞速解决完汉堡和咖啡抬起头时,他发现卡斯迪奥刚吃完鸡肉卷,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看到迪恩抬起头,卡斯迪奥把面前没动一口的汉堡推给迪恩:“这个也给你。”迪恩推脱了一番,但卡斯迪奥坚持说自己已经吃饱了,迪恩只好不情愿地飞速吃完了第二个汉堡。
  吃饱的迪恩跟着卡斯迪奥向外走去,他们沿着街道一直走,很快发现了第一个目标。十字路口站着的男人一身笔挺的警装,卡斯迪奥用在迪恩耳边说道:“看到那个警察腰带上别着的警牌了吗,我要把那个弄到手。”迪恩皱了皱眉:“又是警察?”想起在公交车上卡斯迪奥差点被发现的那次偷的也是个警察,他不想让卡斯迪奥再用警察试手。但卡斯迪奥却点了点头:“就是警察,先告诉我怎么能弄到那个警牌。”卡斯迪奥的蓝眼睛注视着迪恩,他没辙了:“按我的经验,你先去套近乎,问问他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如果他一下子就懂你是想去酒吧之类有女人玩的场所,那就好办,这种人聊着天就能得手。但警察,我可不确定,我可从来不喜欢接近警察。”
  卡斯迪奥若有所思了一会儿,走到警察身边:“警察先生,我想打听一些事。”警察点了点头:“您讲。”“附近有没有比较有趣的酒吧,有女人玩的那种。”警察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卡斯迪奥一番,似乎不相信眼前这个穿着风衣打着领带一脸正直的男人是个到处找女人的花花公子。迪恩见状急忙走过去,在卡斯迪奥疑惑的眼光里拍了拍警察的肩膀:“嘿,哥们,我这个朋友,他还是个处,想找个地方逍遥一下,你看......”警察看着迪恩突然笑起来:“早说嘛,我看他就不像会玩的人”警察朝西南方一指“往那边走再拐过一个十字路口有家不错的酒吧,带你朋友去玩玩吧。”迪恩道了谢,又客套了几句,拉着卡斯迪奥与警察挥手告别。
  拐进下一个巷口,迪恩在通往街道小路上停了下来。“卡斯,拿到了吗?”见卡斯迪奥没有理他,他戳了戳对方:“嘿,卡斯?”卡斯迪奥猛的回神:“拿到了...”他把警牌递给迪恩,紧接着又转过头,沉默的看着墙上翘起的一块墙皮。
  “迪恩,你怎么知道我是处...”
  “......什么!?”刚把警牌拆开想要仔细研究的迪恩动作一滞,抬起头不可思议地 看着卡斯迪奥。
  “没什么...”趁迪恩没有反应过来,他赶紧将警牌拿过来查看,想要糊弄过去。
  “伊齐基尔。”卡斯迪奥读出警牌上的名字时,声音还有些颤抖。他生怕迪恩真的听清了他的话,那可太羞耻了。好在迪恩很快凑过来,重新拿过那个警牌。“伊齐基尔。”迪恩又念了一遍,“名字蛮好听的,不过没有你的名字好听。”他搭着卡斯迪奥的肩离开了,随手把警牌扔进身旁的垃圾桶。

  他们离开后不久,从黑暗走出两个男人。高一点的那个弯腰捡起被迪恩扔掉的警牌,拍了拍上面的灰,举起来朝对面的男人晃了晃:“我说吧,伊齐基尔,他肯定不会把这个带走的。”
  “我可没那么傻,追踪器早就被我放在别的地方了。”
  “呦,你也会有坏点子啊,可真不像你。”
  “闭嘴,嘉德利尔。”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我是这样对着上帝日日夜夜祈祷的,遗憾的是我的愿望只实现了一半。
  我是你近旁的一扇木门,作为门的形象待在你的身边。
  我已经足够开心了,因为我见到了其他人所见不到的你。
  我看过你小心翼翼握着笔一字一句写下一串串字符的模样。
  我看过你大汗淋漓地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反复练习的模样。
  我看过你如数家珍地把自己的新衣服一件一件叠进衣柜的模样。
  我看过你悲伤的模样,快乐的模样,生气的模样,甚至是委屈到落泪的模样。
  你从我的心坎上多跨过去一次,我内心的欢喜就多一分。我把对你满心的喜欢掖进木头疏疏密密的小孔里。
  你在我的脊背上多倚靠一次,我内心的欢喜就多一分。我把对你满心的喜欢刻进木头圈圈圆圆的纹路里。
  别人的脚步声只会让我紧紧插上门栓,你的脚步才会让我愉悦地展开怀抱。

  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便安静的杵在门框的桎梏中。
  或是掸掸木头上沉积的微不可见的灰尘,跟衣柜、镜子和窗户聊聊天。
  事实上,我不那么喜欢与他们聊天。
  我羡慕衣柜能第一个触碰到满是太阳气息的你的衣服。
  我羡慕镜子能第一个欣赏到穿上新衣服的你的笑脸。
  我羡慕窗户,即使他像我一样,平日里不常受到你的关注。但在氤氲的冬日,你总会无比地贴近他,呼一口热气,写下某人的名字。
  但我还不至于羡慕到嫉妒。我悄悄地安慰自己:
  “至少我是你和外面的世界的唯一阻隔。”
  我固守这个思想独活了很久,直到我发觉我正变成一扇贪婪的门。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贪婪的呢?我忍不住回忆呆在你身边的一点一滴。
  是从你十六岁的某天,为了初恋哭湿了枕巾,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整个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我第一次想要作为人类,用有温度的臂膀把你揽进怀里。
  是你十八岁的成人礼,挑挑捡捡了一整天选出一条最满意的连衣裙,在镜子前开心地转了个圈,终于蹦跳着走了出去。我第二次想要作为人类,用跳动的心陪你度过这意义重大的一天。
  但这个愿望最强烈的时候是现在。木头上的灰尘早已清晰可见,很久不见的你就站在面前,我试着微笑,但身体被锯开的疼痛甚至令我站不住脚。
  毕竟,老房子总会被人遗弃。
  我被扔到衣柜和镜子的身边,我们一样破烂不堪,像几个垂死挣扎的老人。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个人,作为人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我是这样对着上帝日日夜夜祈祷的,遗憾的是我的愿望只实现了一半。
  我是你远方的一个人,没能作为人的形象陪在你身边。
————————————————————————————
写给伊丽莎白奥尔森

【Au】【Destiel】关于一些小错

<1>
  迪恩坐在十九路公共汽车右侧第三个座位。车停靠在站台,人群很快涌上来。迪恩抬眼扫视四周,他注意到自己身边站着两个男人。矮一点的男人穿着连帽衫,头低低的,看不清脸。高一点的一身警装,左手拎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右手正拿着电话,不知与谁在讲些什么。
  车子驶入隧道,瞬间车厢内一片昏暗,只有手机映出来的零星光亮。但迪恩的职业素养使他能轻易地在黑暗中观察世界,就像现在,他很快注意到矮个子的男人正将手悄悄伸进警察的公文包,而对方专注地打着电话,浑然不觉自己公文包的拉链已经被拉开。公共汽车逐渐驶向隧道尽头的光亮,终于,车身暴露在阳光下的前一秒,男人成功将警察的钱包收入囊中。
  车子临近下一个站台,警察总算结束了通话,他把手机放入公文包。很快,他意识到什么,匆忙的在包里摸索着。随后,他四处张望一圈,最终把目光落在矮个子男人的身上。男人不自然地将头转向窗外,到站的声音适时地响起。迪恩突然站起身,搭上矮个子男人的肩膀:“到站了哥们,走了。”便拉着他下了车。
  下了车迪恩才注意到,男人跟他一般身高,只是刚才的警察太高使得男人看起来矮了一些。男人抬起头,略带感激地看了迪恩一眼。“嘿,伙计,刚刚真是好险啊!”迪恩调侃道。男人摘下连帽衫的帽子,露出一头毛茸茸的黑发,莫名使迪恩有种摸一摸的冲动。“谢谢你。”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确意外的很有磁性。迪恩伸出手:“不用急着谢我,倒是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我是迪恩,职业嘛和你一样。上个月跟我一起的朋友被抓了,不介意的话,我们暂且合作吧。看你不怎么熟练,我来教教你,正好我也缺个伴。”迪恩笑得很友善。
  但迪恩的内心可不像表面那样充满善意,他对上个月没到手的东西耿耿于怀,显然,他需要找一个能在关键时刻使自己逃脱的帮手,而面前看似新手的男人就合适极了。
  男人总算抬起头,一双湛蓝的眼睛紧紧盯着迪恩,他犹豫了一下,也伸出手,与迪恩握了一下:“卡斯迪奥,很高兴认识你。”

  公共汽车上那位警察在终点站下了车,不一会儿短信提示音响起,他看了看屏幕:“很成功,嘉德利尔,谢谢你。”

—TBC—
————————————————————————————————————————
小学生文笔又回来了,即使是高三艺考狗也依然想要继续写个小脑洞quq求不嫌弃

偶然间看到了这个夫妻相×

Heaven forbid

    起初,你只是一缕光,直到上帝轻柔地抚摸着你。你听到他赐予你姓名。

    “Castiel”

    你是上帝的天使。

    天使是上帝的战士。

    你迎来了你的第一场战争。你终于真正踏上这片你注视着的千万年的土地。

    主宰着这片土地的人类卑微而又软弱,但你却在暗夜里发现了一颗闪着微光的星。

    他微弱的光芒从地狱照到天堂。

    奉天堂的命令,你从地狱里把他拽上来。

    之后,你的世界里只剩这一个灵魂。

    你只能听到这个灵魂的呼唤你的声音——“Castiel”

    你不停地为这个灵魂消耗着自己,你却毫无察觉。

    于是天堂在“炽天使”一栏写上了你的名字,“Castiel”

    天使没有灵魂,所以被损耗的只有你的翅膀,你的荣光。

    当天堂要接你回家的时候,你却把刀刃对准了他们。

    你把刀刃对准了你的家人,你说——“我必须待在这个灵魂旁边”

    于是天堂的门永远地关上了。你被折断了翅膀,被遗弃在人间。

    你本以为一次次的死而复生是一种幸运,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惩罚。

    是对你而言最疼痛的惩罚。

    它要你眼看着那个灵魂被死神夺走,再也无法触碰。

    它要你像人类一样流泪,直到泪水枯竭。

    它要你每天抚摸着漆黑的棺材,回想那个灵魂充满生机的样子。回想那个人的声音,那个人的笑容,那个人的吻。回想你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

    它要你永生,要那个灵魂长眠。

    你仿佛还能看到那个灵魂的光芒,微弱的就像你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你仿佛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就像他第一次呼唤你一样。

    “Castiel”

    他好像就在你身旁,但你看不到他。又过了一会,你也看不到自己了。

————————————————————————————————————

脑袋乱乱的产物,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占tag致歉。

啪嗒这张好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亲爱的Misha:

    你最近好吗?这两天我翻出来了点有意思的东西,我们第四季的剧照,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刚认识那阵,我发现有一些话一直没来及对你说。

    追求你的时候我说过,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其实不是那样的。我是在第四季拍摄期间逐渐喜欢上你的。我喜欢你的眼睛。不得不说,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它让我着迷。但我喜欢的不只是你的眼睛,我喜欢的是完整的你。我尝试着接近你,想要拥抱你,触碰你,但你只给我普通朋友间礼貌的握手和问候。而这些对我来说远远不够,于是我吻了你。不是我冲动,而是因为我实在忍不了了。深爱着的人近在咫尺却不能拥有让我如何忍受。在现在看来,这个举动相当的正确,如果我没有这样做,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在一起。但在当时看来,这件事令我懊恼不已。我怕自己不经意间伤害了你,怕你逃避我,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对于这件事,我再次向你道歉,不管怎么样,我应该更多的考虑你的感受的。同时,我向你保证,我对你是真心实意,我永远不会欺骗你,更不会玩弄你的感情。请千万别再担心这一点了。

    Mish,要是我做错了什么,请你一定当面提出来,这样我才有改正的机会。如果你说不是我的错的话,也请你把你所担心的一切告诉我。我是你的爱人,我不想让你独自承受,我想要了解你的所有感受。

    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在一起总能解决的,我只要你对我有充分的信心。请不要担心其他任何事,Mish,对我而言,爱你才是最重要的事。

                                                               爱你的Jensen

    Jensen把信和照片一起装入信封,和钥匙一起放在门口的信箱上。他打算去一趟酒吧,于是他开着车离开了。第二天傍晚,他开车从Misha家门前经过,看着熟悉的灯光从窗户透出来,散落在楼前的草丛上。他停了车,掏出钥匙走了进去。卧室的灯也亮着,信和照片放在床头,Misha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

    Jensen忽然笑了。他低下头吻了吻Misha的侧脸。

    “欢迎回家。”


    Jensen无意中翻到他和Misha第四季的剧场照,这让他猛然想起了几年前Misha刚来到剧组的那段日子。


    导演把这个人带到Jensen面前的时候他表示一脸茫然。让这个家伙演天使?老兄,你是怎么想的?天使难道不该是找那种光是站在那不说话周围就有一圈强大气场还自带圣光的那种人来扮演吗?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合适吧。

    不过很快Jensen就后悔了。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比这更漂亮的眼睛。当“Castiel”睁大眼睛靠近他说话的时候他竟一时忘记了台词,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双眼睛上,那里有天空和海洋,有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事物。

    后果是立马接到了导演怒气冲冲的"cut"声和Misha不解的眼神。

    Jensen觉得有些尴尬,他觉得他需要离开这个地方一小会,于是他向导演提出了休息的请求。

    "去吧去吧,正好你跟Misha一起讨论一下剧情。"

    Jensen找了个长凳坐下,Misha很听话地坐在他身旁。气氛变得很微妙,安静的让人不自在。Misha先开口:“你好,我是Misha·Collins...”这种生硬的介绍使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啊啊,Misha,你对你的角色又什么看法?”Jensen半天才憋出来这一句,他发现自已引以为傲的外交能力在这个人身上全没了。

    “你是说Castiel?我觉得Castiel是最接近人类的天使”Misha把目光从Jensen脸上移到摄影棚,这使得Jensen可以偷偷的看Misha的侧脸而不被他发现。

    “那你跟我...不...我是说Castiel和Dean,你怎么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Jensen小心翼翼的措辞,生怕自己说的话太奇怪会引起对方的误会。

    “他对Dean很好”Misha把头转回来,看着Jensen郑重地回答,这迫使Jensen不得不把锁定Misha侧脸的目光转到自己衬衫最下面一颗扣子上,“没错,Dean很喜欢他。”Jensen把那颗扣子解开,虽然他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他该抬头的,那样他也许能捕捉到Misha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

   

     第四季拍的很快,快到Jensen除了拍摄期间其他时候几乎没有跟Misha说过话。某天Jensen醒来发现已经到了最后一集的拍摄日期的时候,他觉得有些舍不得,他还没看够那双漂亮的眼睛。

    不过既然是最后一集,他觉得自己应该早一点到场地去跟其他人聊聊天道别一下,尤其是Misha,毕竟要再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再见,Jensen想再看看他。

    于是他收好东西跑去车库,想见Misha的心情给了他很大的动力,他到场地比平时至少快了20分钟。他掏出房车的钥匙打开锁,想先换好衣服练习几遍台词,至少不能再像上次一样看对方看到忘词。

    “不过那次也不能全怪我,谁让那家伙的眼睛那么好看。”Jensen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开了房车的门,然后看到“那家伙”半裸地抱着衣服惊讶的看着自己。

    Jensen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出于本能他迅速的进屋并关上了门。

    “Misha?你怎么在这?”Jensen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放了。

    “嗯...今天所有女演员都来了,占用了更衣室,导演就让我先到这来用一下,说是已经给你发过消息了。”Misha低下头,露出十分抱歉的样子,快速地抓起了沙发上换下的衣服似乎想要出去。

    不行...不能让他这样出去...他这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

    Jensen伸手抓住了Misha的胳膊:“没事,就在这里换。”他感到Misha的身体抖了抖,这让他觉得很不好,Misha很有可能被他吓着了,但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不允许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看到这样的Misha,谁都不行。

    Jensen背对着Misha看着电视机,黑着的屏幕反射效果堪比镜子,就算背对着Jensen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动作。他看到Misha以极其缓慢--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速度脱掉裤子,这太犯规了,Jensen发觉自己硬了,这是件很不妙的事情,他现在需要在偷看的同时掩饰自己下半身的反应,这有点困难,而偏偏在这个时候Misha又开口了:“那个...抱歉...能不能帮我拿一下腰带?”Misha指了指电视机旁边的椅子,那上面有一条黑色的腰带。

    Jensen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那么为难过,他在原地呆立了一会,也许有一两分钟,他背对着Misha帮他拿起了那条腰带,但他还是没转身,这让Misha误以为Jensen还在生他的气,于是Misha自己走了过去。“抱歉Jensen...我马上就离开...你别再生气了。”Misha一边说着一边从Jensen手里拿过那条腰带,这才发现对方脸色很不太好。

    “......那个...你没事吧?”Misha用手拍了拍Jensen的肩。Jensen闭了闭眼,这已经是极限了。他用力地抓住了Misha的手腕把他摔在沙发上,自己很快也压了上去。

    “你干什么!别这...唔...”Jensen强硬地吻住Misha的唇,撬开对方的牙齿与对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他的舌头灵活的扫荡着两人唇齿间余留的空气,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水声。他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人,他不想放手也不会放手,这个人太美好,美好的让他无法克制地想要触碰他,拥有他,他想要他。

    想要。

    因为衣服本来就宽松的缘故,解开Misha的衬衫简直是轻而易举。Jensen亲吻着对方的乳尖,满意的感受着身下人的颤抖。他能感觉到Misha抓住他的衣服,想要推开却又使不上任何力气。“不...不要...”Misha绵软无力的拒绝让他更加兴奋,他恨不得脱了裤子就上。

    不巧的是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和导演催促的声音:“Misha·Collins!你好了没有!就等你了!”Jensen看向Misha,对方却移开了视线。Misha的嘴唇被吻得红肿,湛蓝的双眼中甚至泛着泪光,但他依然用尽可能平稳的声音回应:“这就来。”

    Jensen不得不放开Misha让他穿好衣服。离开前Misha依然很有礼貌地道了歉,这让Jensen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与此同时,他想留住面前这个人,跟他把一切说清楚,比如自己有多么喜欢他的眼睛,喜欢他。于是Jensen开口叫道:“等等,Mish,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Misha的脚步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关门声作为回复。

    之后Jensen打开手机才发现导演的短信:“Jensen,你今天可以晚点来,我们需要借你的房车用一下。”他第一次为自己早上不开机的习惯感到懊恼不已。

    杀青的宴会在这时候办应该是很正常的,但是两人间的气氛却有些不正常。Jensen和Misha被安排到两个靠在一起的位置上坐,说“靠在一起”这是一点也不夸张,两人的位挨得紧紧的,中间一点空隙都没有。虽然离得这么近,两人却一句话都没说。这在一般情况下肯定会让其他人觉得奇怪。可是所有人几乎不是在喝酒就是在聊天,竟没有人注意到这片安静的小角落。

    Jensen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但他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为了缓和气氛,他拿起红酒给Misha倒上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举起自己的杯子想跟Misha碰杯说几句话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只好再次倒酒,然后这种情况又会再发生一遍。在Misha连喝了7、8杯后Jensen终于忍不住了。他抓住Misha的手腕:“别喝了,我...”Misha突然站起来,甩开了他的手向导演说:“抱歉,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导演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于是Misha快步往外走去。Jensen也一下子站了起来,说了句:“我去送他!”便离开了。

    Misha是被Jensen强行拽上车的。Jensen让他坐在副驾,帮他扣好安全带后才启动车子。他在得知Misha家离这不远的时候他减慢了速度。他开始试着跟Misha交流--虽然对方一直把目光放在窗外。Jensen开了口:“Misha,今天早上的事,很抱歉。是我一时冲动,你不要太在意。”如果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向你道歉。”他用很诚恳的语气道歉,接着他听到Misha叫他的名字。

    “Jensen”他叫道,“那有一家不错的酒吧。”Misha指着窗外,漆黑的街道上一家小酒吧亮着暖黄色的灯光。

    转过弯就到了Misha家。Jensen已经能看见Misha家窗子里透出来的灯光,于是他停下了车。Misha很有礼貌地道了谢然后下了车。这一切到此该结束了,Jensen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不想。

    所以他也下了车。他在楼前拽住了Misha,不知道该说些什么。Misha把头转向他,露出不解的神情。看着Misha的眼睛,Jensen突然很想吻他。

    于是他这么做了。他贴近Misha直到吻上他的唇,Misha有一瞬间的发怔,然后在Jensen还没来及加深这个吻之前用力推开了他。

    “你在干什么!”Misha捂着自己的嘴,仿佛受到了侵犯一般,Jensen从没看过他那么失态的样子。“拜托Jensen,别再戏弄我了!”

    戏弄?不,不是的。Jensen有点慌乱,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在情感问题上感觉到慌乱,以前跟那些妹子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他掌控一切,但是在Misha面前他只能做被控制的那个,被对方的一举一动牵动。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Mish”他终于开口,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Mish,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的眼睛。从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很喜欢。我喜欢你,Mish,所以早上才会做出那样的事。看到喜欢的人近乎全裸的站在面前,我真的没法忍耐。不过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太过冲动...”

    Misha忽然抬起头,湛蓝的眼睛里似乎碧波荡漾。Misha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上Jensen的视线:“你是说,你不是在戏弄我吗?”

    “当然不是,Mish,我是真心的,你怎么会这么想...该死的,我该早跟你说清楚的,居然让你造成这样的误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接受。”

    “对不起...等等?你说你接受?”Jensen惊讶的看着Misha,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你刚刚那个算是表白吧,Jensen,我接受了。”Misha郑重的看着Jensen,好像在做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

    Jensen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盯着那对蓝眼睛看了五分钟——他觉得至少有五分钟——才磕磕巴巴地,像个刚刚表白成功的初中生一样,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到:“你是说,Mish,你的意思是同意跟我在一起吗?”

    “是的。”他看到Misha眼中仿佛闪烁着什么,像Castiel对Dean说话时一样。他没法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只想紧紧抱着Misha,他也确实这样做了。他把Misha搂在怀里,要不是能抱的到眼前的人,他会以为自己只是在做一个美梦。

    “Mish”他轻声念着这个朝思暮想的名字,“我喜欢你。”

    “Jen”这是Misha第一次如此亲切的称呼Jensen,“我也是。”


    Jensen不由地笑了,他想起Misha那双眼睛,还有Misha,他想念他。于是他决定做点什么,虽然他不能肯定这一定会有用,但他想试试。

    他从床头柜里找到几张信纸,打开了卧室的灯。暖黄色的灯光瞬间填满了屋子。他拿起笔:

    “亲爱的Misha”

﹉﹉﹉﹉﹉﹉﹉﹉﹉﹉﹉﹉﹉﹉﹉﹉﹉﹉﹉﹉﹉﹉

文风像小学生作文(ಥ_ಥ)手动再见